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文苑撷英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> 文苑撷英

小草

孙晓茹

 


军人——两个神圣的字眼,他们也有亲人也有万般柔情,只是因为他们懂得穿上那身军装就意味着奉献和牺牲。一段亲身经历的往事,成为永远难忘的记忆。

 

 

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。

一场边境战役,让我所在城市的驻军某部走上了炮火硝烟的战场。那时,尚在校求学的我们热血沸腾,每每听完前线英雄事迹报告,都是泣不成声,感动的彻夜难眠、热泪纵横。我们通过写信、寄礼物等方式,表达着我们对前线战士的关切和热爱,只恨自己不能走上战场,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。我也曾在得到驻军部队又一批将士即将参战的消息时,不顾一切即刻赶到几百里外的某师,要求入伍参加前线演出队,但因部队离开赴战场只有三天,参战人员审批程序已结束终未如愿,成为今生遗憾。

不久我所在单位接到任务,要求我带学生到白求恩国际医院慰问演出。这里都是些重伤员,尽管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,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!

为大部分伤员演出是在大厅进行的,演出完毕后,医院又特地安排我们到病房探望无法行动的伤员。在这里我们见到了着名战斗英雄王曙光。他是一位英俊的年轻军官,刚刚毕业走出军校大门,便义无反顾的走上了战场,一枚炮弹无情的炸掉了他的双腿,原本一米八多的他从此再没有了骄人的身姿。

英雄很开朗健谈,拿出影集介绍说:姐姐是一位评剧演员,他也酷爱艺术。他有着充满磁性的歌喉,至今,我还保留着他当时的演唱磁带。

最让我难忘的是一名小战士,他在一阵猛烈的炮火中不但失去了绝大部分听力、齐根炸断了双腿,还震坏了大脑。换言之,他不但残了,也傻了。

护士说:“他父亲来见了他一面,面对只知呵呵傻笑连自己都不认识又动弹不得的儿子时,嚎啕大哭,连说:权当他炸死了。”

当护士把我们领到他的病房时,他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满脸笑容喃喃自语着。

护士把她抱起来倚靠在被子上,大声喊着告诉他:“有来慰问演出的,特意来看你,高不高兴,欢迎欢迎。”

他高兴地拍着手重复着:“欢迎、欢迎······”

护士大声问:“想听个什么歌?”

或许是护士知道他答不上来,接着喊着说:“来个《小草》吧。”

他同样拍着手呵呵地笑着说:“小草、小草。”

他的笑,是那种对一切一无所知的笑,是那样天真无邪,像水一般清澈透明、像孩子般纤尘未染,让每一个在场的人为之动容。

我哽咽着,努力控制颤抖的几乎跑调的声音,在扑簌簌流淌的泪水中着断断续续的唱着:“没有花香···没有树高···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···从不寂寞···从不烦恼······”

他跟随着我的歌声不断的呵呵的笑着······

我感到撕心裂肺般的难受,再也抑制不住自己,一把抱紧他,失声痛哭起来。

是的,《小草》是他的真实写照。他不是家喻户晓的英雄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他亦已忘却了战场上的舍命拼杀;忘却了一切烦恼和忧愁。又回到了初生婴儿一般—不谙世事······

三十多年过去了,不知这些昔日有名的、无名的英雄们,你们还好吗?

你们用青春和生命,点燃了一团耀眼的火花,在我心中永远闪亮!!!




作者简介:孙晓茹,山东省舞蹈家协会主席,山东歌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员,民盟山东歌舞剧院支部主委,民盟中央艺术团理事,国家职业技能鉴定高级考评员,社会艺术水平高级考官。




文章纠错

邮箱
手机
纠错内容
验 证 码